图南

不产粮

如果说亭是通透的话
勋是纯净、明亮

亭是通透的玉石
勋是清澈的泉水

你或许闻水而至,却意外发现这石
你可能寻石而来,却哑然发现这水

这石坚硬无转移 性凉 在水中却显温润
这水温和无杂质 流动性强 却在石周身汇聚

偶然日光露出云头 低头一望
水澄清了风尘、砂石 散了七色光
而石却又将一切具象反映
而他们 又是干干净净的本身
心下一惊 又一喜 道是妙极


评论

热度(1)